• 细雨思江南

    2017-08-10

           窗外,雨丝飘飘,斜倚在窗前,片刻间 思绪竟随文字和轻柔的雨丝,飘向了诗一般美丽的江南中。 薄薄的轻雾如轻纱般笼罩着雨丝飘飘曲曲幽幽的青石巷, 诗意般的画面无数次交更替出现在梦里。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褪尽了尘世铅华才现别致的风格,晓荷初绽 碧水悠悠,雕刻独特的格式木门,迁回曲折的长廊悠悠扬扬, 将你载到那一番人间天堂,人在园中走,清幽淡雅,神清气爽 有谁还会留恋隔墙的繁华与喧闹?我喜欢诗人亿江南的意境, 慢慢的地淌过江南的每一寸肌...

  • 盛夏末年

    2017-08-09

          不知从何起,也不知为何。阳春三月的桃红柳绿,万里悲秋的秋雨如丝,茫茫寒冬的大雪纷飞,于我而言已无大的感触。唯独荼蘼花尽的盛夏,那个不能忘也不会忘的盛夏光年。    属于盛夏的阳光总是泛滥滔天,连续数日的高温让人觉得盛夏永远都不会结束了。我们所看见的世界,在九月盛夏末年的世界:香樟树是流动的绿色,而香樟树下的的夏天,阳光在指缝间肆意深浅,在午后显得格外耀眼,照耀了我们的全世界;绿得苍翠的树叶一枝独绽的下滑,在窗前寂寞摇曳;一束光线在寂静中破空而下,少年读书的影子投在窗上;有蝴蝶倏而飞来,又倏忽飞...

  •   一杯酒,透过瓶子,清澈的液体摇荡,那浓烈的醇香,如燃烧的篝火,肆意挥洒。隔着精致的橱窗,刀剑的锋利划伤你的自尊。你像只逃亡的萤火虫,小心翼翼的飞舞,却不时想起一杯酒的温度。    酒瓶倾斜,朋友模糊的脸庞让你有些迷茫,你的手颤巍巍的端起刚刚被添满的酒杯,在那么一瞬间,一个小小的酒杯无比沉重,你慢慢的端起,直至你张嘴准备一饮而尽时,你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正需要喝这杯酒?    酒入愁肠,舌头上的酒香在弥漫开来,接踵而至的是丝丝微辣,你感觉自己的嘴里燃起了无数的小火堆。让你更为苦恼的是,那些酒在你的肠胃里...

  •   我一来到皇冠便见到它了,没想到它倒是哪都有。    最初知道它,是在奶奶的菜园子里。我见它开着黄黄的花却没有土气,称赞它长得不赖,但是奶奶却十分惋惜,“这叫黄花菜,开花就不好吃了。”“喔……”我低头吃起花菜包子,这是奶奶独创的,是南瓜条与黄花菜的馅,很糯微甜,会让人满口生香。    但是我还是觉得它开花的时候好看,橙色的芯,翠绿的梗,就在那一摇便有乡村的宁静,若是连成一片,我便又觉得花菜包子的气息扑面而来。但是皇冠这的人好像并不是为了吃它,小镇的黄花菜就那样看似不经意地来到这里,但又给人莫名的感觉。 ...

  • 此刻

    2017-07-07

      此刻,端坐在办公室的位置上,面前摆着一堆书,手边放着一本于娟的《此生未完成》    实际上,有很长的时间我没有认真的去看过一本书了,更或者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开心的生活,没有真心的笑过了。    每天周而复始的工作着,做着自己认为很开心的事情,但是却没有办法真的开心起来,说不上来为什么,总之内心无法安静……    有一段时间了,早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才是真的快乐,甚至可以说,快乐无法品味    佯装着坚强很辛苦,很讽刺。    静静的翻着书页,视线却有些模糊,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继而沉默了下来    想...

  •   八十年霎时过去了,当鲜血已经腿色,苦难已经发黄,英雄的怒吼已经喑哑,而那刺破漆黑夜空的隆隆枪炮声,却久久在凝固的那个时空中回荡,象狂劲的北风撕扯着历史的书卷。    在这个从林法则依然有效的世界里,狼的嗜血无需理由。当强盗己经拿起了枪,而我们的军阀却太真的以为只要温良的顺从,射击就不会开始。他们割肉饲虎,相信吃饱的豺狼会在明媚的春光里安然睡去。狼的牙齿从来没有停止撕咬,早在明朝时期,当它们尚处于孱弱不堪之际,大半个中国的海防常被它们袭扰,沿海人民数百年不宁,它们来无踪去无影,与汉朝初期为害中原的匃奴无...

  •   孩子你终于出来了!你知道你在监狱的两年,我们是怎么过的吗?我们是天天泪流洗面,我们恨自己对你关心不够,我们恨自己对教育的无知,我们在深深地思考我们错在了什么地方,我们在想你出来怎么办?……我们想了许多许多,我们想了许久许久……    孩子!回头吧!再也不要走老路了,再也不能吸毒了;因为现在你的牙齿已经全废了,再吸毒你的肝脏将衰竭,你的生命将终结;你还年轻啊!不能就这样死于非命!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注定要相依为命啊!    孩子,拿出万分的毅力吧!因为戒毒需要坚韧的意志克服毒品的诱惑,戒毒需要坚强的毅...

  •   伴着柔暖的风,嫣红的花朵,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馨香,又一次醉了柔软的心扉。静倚一季明媚的花开,将柔软的心底,倾泻一抹阳光的灿烂,细数光阴的细碎与美好。    若,春风多情,定将阳光下一朵花开的婀娜,萦绕一抹浅浅的诗意;若,春雨有意,定会让每一片花瓣的多姿,落上一颗淡淡的安然。    静坐岁月的屋檐,拈一颗时光风干的花瓣,与季节深处的雨,用流年烟火的余温,煮一盏香茗的清寂。一场温和的等待,一杯如愿的倾心,淡品茶中微微苦涩的温情。风干的花瓣,溢出一段曾经繁华的过往,绕着时光经久的余香;纤细的弱水,漂浮着留存心...

  • 《回忆》

    2017-07-02

      在我思绪的领地,我想,春天种点什么好呢?种理想?种希望?种情人?还是种幸福?不知所措,茫然中,我在我的种子库里,随手捡得一枚叫回忆的种子,俨然种进我初春的梦里,静等春暖花开。    时不待日,种子开始萌芽,拔稞,结穗,经过夏天的洗礼,种子渐渐的成熟了,在我秋季的梦幻里开始膨胀,在我冬天的蕴藏中开始释然,回忆许我幸福与悲凉,欢乐与忧伤,那回忆散发出来的韵味,有时咸,有时甜,有时苦,有时涩,总是叫人难以捉摸,更多时让人无可奈何。    我琢磨着,这回忆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可以让人追思过往、让人梦里故乡、让人...

  •   世间太多美好的东西,真正属于你的并不多。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其实也是一种境界。佛曰:何甚何争,造数有定;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一番斟酌,顿觉意味深长。每天在平凡中悄悄渡去,没有感想,不知所谓。似乎理所应当,却又麻木不仁。    光阴拈指,岁月流长;若一条长河,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韶华。而中间飞流渐远的,是在生活中积淀的点点领悟和伤感。    鉴古观今,多少人情深一世,到头来,命不垂青。    弘历、富察,帝王之家,爱之难决;黛玉含倾生之泪,报前世...

总:37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