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的爱情

    2017-09-24

      又是一个深圳的七月,依旧是挥不去的炎热,我坐在一家店铺门口长椅上,看着马路的上车辆来往,手里缓慢的摇晃着半瓶饮料,看着瓶中泛着白色泡沫。感受着此处的变迁,这是我三年前经常来得地方,马路对面是一栋单独耸立的五层楼房,2014年我跟覃老三就住在那栋楼房的顶楼,同样也是七月,那时候的天气比现在更加炎热。覃老三已经不在深圳了,他因为疾病回了老家。店铺老板已经不认识我了,毕竟这片空虚之地,人来人往,相互穿织,来了一波又走了一波,对于一个店铺老板来说,每个人都不过是来这里漂泊的游客。只是,每一个漂泊的地方,多多少...

  • 01 “莫先生,您已成为一名出色的演说家,对您来说,这一生当中最让你感到遗憾的是什么?”所有电视频道都在报道这位著名的年轻演说家,他年仅二十五岁,一头乌黑的短发,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俊美的五官,让无数的女子都为他着迷疯狂,莫名却望着镜头,好似透过镜头看着另一个世界。 “在我人生的二十五年里,最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我把最爱的她弄丢了...”莫名的眼眶微红,脑海里呈现出那张少女的灿烂脸,小芊,你在哪里呢? 十三年前,莫名才十二岁,他记得那天下着倾盘大雨,雨水模糊了眼前所有的景象,莫名撑着伞在路上走着,一个女孩与...

  •   “你没有走,没有走,对不对?对不对?”颓废地坐在地面上,些许冰凉感冷透却是贯穿整个心扉。午夜梦回,才能让我感觉你还在,还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    对不起当年你的勇敢,我的,懦弱,我是个胆小鬼,只有你从来没有歧视我。“嘿嘿,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那么明朗的笑声,简直不敢相信后来变成这样。那颗子弹上膛的声音,每每在我耳边徘徊响起,“我从来没答应过要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要付出生命?我,我真的不值得,你知道吗?”没有人知道,那天我哭的像个傻子一样,第一次不是因为欺负而哭泣。泪如雨下止不住血的奔流,“你会没...

  •   文字,是一条弯弯的河流,碧波荡漾,悠悠我心。河水清冽,水草在河里油油的招摇。这一条河,是我生命中最有活力的一条河流。它是我的生命之水,我在它身体里汲取营养。它是那样清澈透明,让我毫不经意跌落在它流动的身体里。它让我感觉文字是那么干净,那么有活力。  文字,是一米阳光,温暖着我的心。阳光明媚,我在阳光里享受着它的融融暖意。文字,发着光,发着热,让我的灵魂不再四处漂游。文字,好暖,让我结冰的心湖慢慢融化。阳光,让早已心如死灰的心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只要抓住那一米阳光,就等于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  文字,...

  •   清浅恬淡的日子里,安静的坐在季节的窗前,伴着夏日午后的暖阳,静静的梳理婉约的旧时光。馨柔的沉醉里,烟雨朦胧的过往,或随着轻盈的喜悦轻轻盈荡,或萦绕心间静静流淌。静谧的时日,低眉的浅笑,将岁月的遥远,凝成一脉柔情似水的心香。    铺开岁月的素笺,握一缕柔暖的清风,将沉寂在文字里的故事,用清淡的墨香,染一纸经年素淡的香暖。缓缓的温柔里,时光深处一场明媚的初见,便依着光阴的流转,伴着清香的花语悄然而来。    岁月静好,轻拈一颗宁静的悠然,徜徉心底的晴空,笑迎每一场盛开的烂漫;盈握一份恬淡的欢欣,在温暖的...

  •   人和人之间的相交,就是一个奇妙的缘分,在滚滚红尘中相见,不偏不倚,凑巧就是你。有缘又有分,守得云开见月明,就可以相伴终生;有缘无分的人,只能匆匆别过,徒留一生遗憾。    世间终究是遗憾最多,你遇到了很多人,和万千人擦肩而过,都是生命的过客。见过最美的,是浅浅相遇,淡淡相忘的相交。相遇时不惊不喜,相忘时把心放归江湖,站在远处遥望,知道你幸福,就好。    浅浅的相遇,如清风拂面,如春天的樱花,那么柔软,那么恬淡。遇见了,便知道会成为此生知音,眼前风景都是高山流水,心就变得平和而克制。知道是最爱,就会小...

  •   01    刚看完《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我记得上次从电影院哭着出来时候,应该是去年看我的少女时代。这次好多了,只是躲在洗手间哭了半个小时,哭累了,就回来了。    整部电影泪点很多,故事很多,心酸很多。    可我只记住了两句话:    “燕子,没有你我这么活啊。”    “如果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那我在终点等你。”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是你,春风也是你。    02    昨天有人留言说:    “你说你累了我就放手,你喜欢她,我痛到窒息还是不打扰,我们在一起三年,你跟她半年就结束。亲爱...

  •   01    想起前些日子跟珍妮吃饭的时候,她问了我一个问题。她说:“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经常想起他,想起曾经相恋时的一些经历,我觉得我应该还是放不下他。你说,我应该重新联系他吗?”    我把碟子上那最后一只大虾放进嘴里,边吃边漫不经心地回答她,“你找他干嘛?想旧情复燃吗?”    “我也不知道,但就是忘不了他啊,会经常翻出他的朋友圈和聊天记录看,一边看还一边傻笑。”珍妮像个小孩那样笑了笑说。    “或许别人早就有了新生活,或者他已经不爱你了呢,那你怎么办啊?”我还没说完,珍妮就岔开了话题。   ...

  •     遇见你,或许隔着一扇窗。或许隔着一条河,也或许本就隔着一段岁月――题记。                              在七月遇见你,像是隔开了一个结局,那情节的清晰。像是狂风遇到暴雨,那么措手不及。昨日的回忆已悄然离去,今日的你,如花丛其中的一抹艳丽,让我深陷沉迷;          窗外的月光铺在了小溪上,仿佛身在银色天堂。看见你闲坐在寂静的彼岸,吹奏着那一曲笛子的忧伤。我看着你满是愁容的脸庞,就这样,不敢动弹;                               遇见你,...

  •                                        【我—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文:浪迹天涯  我,又一次离开了北方的故乡,离开了留守在故乡中的你,又再一次为了生计,孤身寄居在烟雨江南这一偶小镇。 在这四季更替繁华似锦的岁月里,我沐浴东风微醺绪乱,看柔柳飞絮乱舞伤情,听雨打芙蓉蛙鸣,感喧嚣纷杂中的浮华和孤独无依中的寂寞无助 。时常是,月移风静帘不动,烛下窗前只影单,足音不响无来客, 月月帐纬也懒揭。 我,把你的音容,只能在我小小的心窗里紧掩 ,我哒哒的马蹄声,却山南海北地淡出你的...

总:101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