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p>  <strong>史铁生:我与地坛</strong></p><p>  文/史铁生</p><p>  我才想到,当年我总是独自跑到地坛去,曾经给母亲出了一个怎样的难题。</p><p>  她不是那种光会疼爱儿子而不懂得理解儿子的母亲。她知道我心里的苦闷,知道不该阻止我出去走走,知道我要是老呆在家里结果会更糟,但她又担心我一个人在那荒僻的园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我那时脾气坏到极点,经常是发了疯一样地离开家,从那园子里回来又中了魔似的什么话都不说。</p><p>  母亲知道有些事不宜问,便犹犹豫豫地想问而终于...

  • <p>  <strong>中国1000年前的状元文,秒杀当今世界所有鸡汤</strong></p><p>  北宋传奇状元宰相吕蒙正有一篇流传了上千年的《破窑赋》。如今读来,朗朗上口,其状物之精、明理之深,堪称一代奇文,与大家共赏。</p><p>  <strong>【原文】</strong></p><p>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p><p>  盖闻:人生在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

  • <p>  <strong>如果你觉得自己混得还不错,就让中介带你去看看房</strong></p><p>  文/一直特立独行的猫</p><p>  最近楼市又开始疯长,朋友沙拉最近在看房,然后在朋友圈里写下这么一句话:&ldquo;如果你觉得自己混得还不错,就让中介带你去看看房。</p><p>  看后大家都在笑,简直一语道破梦中人。</p><p>  我有挺多朋友是房产中介,我特别爱看他们的朋友圈。随便一个就上千万。随便翻翻照片,看看里面的漂亮大房子,想着什么时候自己能奋斗出一套来,就特别振奋。有几个卖别墅的...

  • <p>  <strong>贾平凹:写给母亲</strong></p><p>  文/贾平凹</p><p>  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p><p>  三年里,我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觉得我妈没有死,而且还觉得我妈自己也不以为她就死了。常说人死如睡,可睡的人是知道要睡去,睡在了床上,却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呀。</p><p>  我妈跟我在西安生活了十四年,大病后医生认定她的各个器官已在衰竭,我才送她回棣花老家维持治疗。每日在老...

  • <p>  <strong>大学教师黄灯与她的农村亲人</strong></p><p>  文/朱诗琦</p><p>  黄灯以揭示农村困境而成名。2016年春节期间,她所写的《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一文引爆舆论。那篇文章以农村儿媳的视角,近乎惨烈地呈现了一个农村家庭严酷的生存境况。</p><p>  农村出身的知识分子常感到为难,乡村虽负载着旧日的美好回忆,现实的重重困境却令人生畏。黄灯也常觉无能为力。</p><p>  在新书《大地上的亲人》里,黄灯写了三个村庄里的亲人的经历,大抵是他们如何远离传统的乡村...

  • <p>  <strong>清华毕业生的感悟:房子不是最重要的,爱才是</strong></p><p>  文/小万工</p><p>  01</p><p>  我和我的丈夫都是从湖北五线小县城考到TOP2的,他北大物理,我清华建筑。</p><p>  我目前在北京顶尖开发商负责高端住宅;他在北京顶尖高中分校区做高中老师,物理学科带头人。我们本科毕业留京至今九年,期间搬了六次家,最近的这第七次,正在打包准备搬回武汉。</p><p>  近来看到我的朋友圈,被好多清华毕业生买不起学区房逃离回二线的文章刷屏,文章里充斥着...

  •   文/伊人轻舞    春天,象征着生命的起点。春天,是播种希望的季节。春天,是芸芸众生的新希望!在春天里寄存一枚希望的花种,芬芳现在与未来的时光。    ----题记    (一)    春天来了,基于它有自然催生的功能,这个世界首先添加的就是象征生命的色彩。当你置身于大自然,亲密接触到渐欲抽新的绿芽,还有含苞待放的小花儿……欣赏这些崭新生命的自我律动时,内心也就越发能感受到春天的伟大。    尤其是过罢雨水,到了惊蛰,那些蛰伏了整个冬天的虫、鸟、兽,伴随觉醒的春雷来到人间。大地不知在何时,已经脱掉了那...

  •   夜雨敲窗梦醒,轻叹一声,何由?年年客乡总漂伶,身如浮萍逐水流。    近来,时于夜半下雨,我也常在梦里被吵醒。究因,原是我楼下临窗的地方,以前是一块空地,房东在这里用彩钢板造了一个堆放杂物的小房子。时有四五只野猫在上面撒欢决斗,或时不时的一通乱嚎,让本就喜清静的我更不堪其扰。    若遇下雨天,听那哔哩啪啦的雨点敲打在房顶的声音,时有一种隐隐的心疼感。看着那一滴滴晶银剔透的水珠,从高空落下,被摔的粉碎粉碎地化成一缕水雾,就忍不住有种喉结颤动的冲动。也就时于无眠之夜,依窗听雨,任思绪随这漫天丝雨纷飞,借...

总:10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