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时光(一):触碰 (原创小说)

作者:王科伟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8-01-23 13:49 阅读:
  小芽初长,欣欣向荣。

  我叫韩凌伟,与贺菲相识在自由的象牙塔——大学。

  2009年,我的18岁,来到了大学,自由且带着些许迷茫的象牙塔,为了让这里变得更美好,曾经的美梦成为现实,大一,我就意图成为一只猎豹。远远望去,诸多猎物秀色可餐,欲接近,缺隔着一片平原,没有掩体,只能远观中。

  一天,下晚自习走出教室门,贺菲走向前来,一并走着,随口问:“韩凌伟,你平常玩什么运动?”我答:“篮球、乒乓球。”,她说:“哦,那改天一起玩吧?”我说:“可以呀。”贺菲微笑着说:“我回宿舍了”,便拐向了女生宿舍。贺菲是本班的女生,相貌属于英姿飒爽型的,不算甜美,但也精致。

  一天上午没课,我和舍友去图书馆上自习,看书看累了,一抬头,发现斜对面贺菲也在图书馆,是一个人。舍友无聊,带着耳机用手机打游戏。我拍着舍友,头歪向贺菲的地方说:“咱们班贺菲在那,咱们坐过去吧?”舍友抬头看了一眼,便暂停游戏,拿起垫在手机下面的书,我们一同走了过去。贺菲看见我们过来,笑着说:“你们也在这上自习。”我也笑着回答:“是的。”我和室友一早上都做了不到一页题,我比他只多了一本课外书。室友看了一下手机,说:“快12点了,走,一起吃午饭去!”贺菲说今天早上没课她起得迟,早饭也吃的晚,还不太饿,让我们去吃。我给舍友说:“我也不是很饿,你吃完帮我捎个面包或饼就行。”舍友答应着就走了。贺菲笑着对我说:“你不吃可别怪我”。我说:“我真的不是很饿,早上吃多了。”我便和贺菲随意聊了起来,聊的都是家乡的话题,贺菲家是本省南部的城市常武市,我家在本省北边的城市北坤市,大学所在城市正好在中间唐安市。我们顺便互留了电话。

  两个小时后,舍友过来,带了一块面包和一包酸奶给我,我顺手给贺菲,“你饿了吧,吃点。” 贺菲看着我说:“是有点饿了,那你呢”,我坚定的说:“我不饿!”,贺菲想了一下,说:“那好吧,那我开吃了。”我真诚的点了下头。室友望着这一幕,没任何表情。贺菲边吃边问我舍友多少钱,舍友摇着头连说不用了,在舍友的一再推脱下,贺菲说那下次买给我舍友。

  一个礼拜后,一天中午放学,贺菲走过来问我:“下午没课,你们男生打篮球吗?我也想去打篮球,不过我不太会,想跟着学一下。”我真诚的说:“去,我们去打篮球”,又补了一句“我约好时间,给你打电话。”她笑着说:“OK”。吃完午饭一到宿舍,我就开始催几个室友去打篮球,不过他们觉着游戏更重要,让我去找对面宿舍的同学,他们更喜欢打篮球,我只能去找对面宿舍的。对面宿舍也是我们班的,约好下午3点去操场,随即我给贺菲发了一条信息:下午3点打篮球,你先午休,出宿舍时,我给你打电话。她回复:OK。宿舍楼到操场不到3分钟的距离,下午2点50分,我给贺菲打电话:我们准备出发去操场,一会儿操场见。她说,行,她和她的一个舍友一块过来。我便拿着篮球找对面宿舍同学一起去操场了。操场上,远远看见贺菲和她舍友一身运动装过来,梳着马尾。因为两个女生都不太会玩,便一人分到一个小队,期间,大家都很热情,经常传球给女生,尤其是贺菲。玩了半个小时,女生说累了,便随意投篮玩着,大家时不时就会把球传给贺菲,给她练投球,有两个男生更是争抢着给她,其中一个就是我。

  从上次图书馆遇见贺菲后,我便从一只猎豹变成孤狼,结果上次和我挣抢篮球的那位男同学变成了“头狼”,进攻之势决然超过我。

  接下来的一个月,一有时间,我就约贺菲去图书馆,偶尔约去打篮球,不过这几次是带舍友。“头狼”经常给贺菲示好,甚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也包括我和贺菲单独在一起时,贺菲时而答应,时而拒绝。这一个月,我经常睡很迟,上课课本有时会拿错,从以前的贺菲向我请教作业题,变成我向她请教了,总之,脑子变迟钝了。

  一天周五下午,我和贺菲在图书馆闲聊,贺菲笑着给我说,那个同学昨天给她表白了,不过她没答应。我没想到“头狼”这么快。回到宿舍,晚上8点钟,我直接躺床上了,舍友问我,没事吧,睡这么早,我回应着,有点困。直到12点熄灯后,我还是没睡着,翻来覆去。第二天早上,我7点钟就醒了,拿着编好的短信,等到7点30分,终于发送出去,给贺菲,内容是:今天周六,你有时间没?学校西边有个游乐园开业了,一起去玩。贺菲立即回我:“男生几个人去?”我回信息:“就我一个。”过了一分钟,贺菲回我:“行,那半个小时后校门口见,我先洗漱一下”。我回:“好的,等你。”早晨,校门口各种小吃,很热闹,我手机拿着一杯粥和她最喜欢吃的饼,看见她走过来,便递上去说:先吃点。她笑着接过来,便和我走向车站。她今天一身休闲装,很好看。

  游乐园里,我问贺菲玩什么项目,她让我挑,我选了几个我最拿手的,陪着她玩。玩的累了,在一处湖边空闲着的座椅上歇着,周围人很少,我看着水里的动物,不知道是鹅还是书上写的那种鸳鸯鸟,都是一对一对的游来游去。我问贺菲那叫什么?贺菲说可能是鸳鸯吧,她也不确定。这时,我鼓起勇气抓着贺菲的一只手,对着她说“我喜欢你。”贺菲的眼珠子转了半圈,又收回来,扑哧一声笑了,没有回我,但任由我抓着她的手,我感觉得到,她是默许了。然后她问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我稀里糊涂的回忆着,顺口说:“是和舍友在图书馆遇见你那次”心里的画面却是第一次下晚自习路上的聊天。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