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泉王冲林:他的生活

作者: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7-09-29 09:57 阅读:
  他送走亡妻马上近十年了,每天形单影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儿子早些年按揭买房进城了,他孤独地生活在养育他大半辈子的土地上,辛苦劳作的血汗钱还要贴补儿子的生活。

  我知道他很累,更多的是他心里不可言说的孤单与疲惫,不知道他的儿子是否知道父亲生活的凄凉与辛苦。

  我不屑与这些人聊天,在我心中,他们是粗糙的,不可能有雅致而细腻的情怀。可巧合的是,今天我只是随意搭讪他几句,他便不停地说了起来,看得出,他很孤单,他很想找人倾诉。

  他说:附近的陈阴匠死了,自从在县医院查出癌症后,他没开刀,没坐院,回家后也没吃过一粒药,静静的做着该做的事情,在家里悄然地等着死亡的降临。他穷吗?大家都知道他做几十年的阴匠了,不缺钱。他从业一辈子,看到太多的生老病死,知道癌症医治不了,治了就是劳命伤财,人活着就要个生存质量,如果仅仅为了活着而不惜代价,日后不能自理,要人一日三餐的照应,天长日久就成了儿女的负担,这样的活着有意思吗?

  不知道他还能有这样的见解,于是我一下子有了兴趣,便静静的听他诉说起来。

  他接着说:多少儿女在父母活着的时候照顾不到,总以为来日方长,父母得了不治之症,便动员家族为上人手术,这其实不是孝,是做给外人看的!有几个癌症病人能手术治好的?天下儿女总是在父母临死前划上一刀来证明自己的孝道。

  我对他说,人老了都怕死,你到了这一天,你就不这样想了,求生的希望能摧垮世间所有看似很真的东西。

  他对我说,他以后如果有这一天,他肯定不会治疗的,不信让我等着瞧。

  我知道,世间有不怕死的人,但无非是二种人,一种是大爱之人,大爱的人会考虑活着的人,所以往往会放弃无谓的求生。第二种人就是活够了的人,觉得活着看不到光芒,缺少关爱,内心孤单而凄凉,死对这些人来说,往往又是解脱。

  他很无奈的笑了一下说,他就是我说的第二种人,他早就活够了,自从亡妻离去,再也听不到一句温暖的话语,儿子有时也说二句“要保重身体”之类的话,但他自己知道,那是敷衍,不是发自骨髓的。儿子有儿子的生活,儿子的生活里,他己变得无足轻重,他与儿子只是因为血缘而牵连着彼此的关系。

  也许他内心压抑太久,需要找人释放一下,我的倾听就是他让伤感持续发酵下去的理由。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