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酒的温度

作者:竹鸿初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7-08-04 01:00 阅读:

  一杯酒,透过瓶子,清澈的液体摇荡,那浓烈的醇香,如燃烧的篝火,肆意挥洒。隔着精致的橱窗,刀剑的锋利划伤你的自尊。你像只逃亡的萤火虫,小心翼翼的飞舞,却不时想起一杯酒的温度。
  
  酒瓶倾斜,朋友模糊的脸庞让你有些迷茫,你的手颤巍巍的端起刚刚被添满的酒杯,在那么一瞬间,一个小小的酒杯无比沉重,你慢慢的端起,直至你张嘴准备一饮而尽时,你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正需要喝这杯酒?
  
  酒入愁肠,舌头上的酒香在弥漫开来,接踵而至的是丝丝微辣,你感觉自己的嘴里燃起了无数的小火堆。让你更为苦恼的是,那些酒在你的肠胃里翻滚,而后和着胃酸,一起把你推向昏暗的世界。
  
  你的脸颊开始发热,头脑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比漆黑的黑夜。这时,你的耳旁只有朋友们喧闹的起哄声和嘈杂的音乐声,没有人关心你被麻醉的小脑。你努力的睁开眼,刚腾空的酒杯又被热情的满上,耳旁再次响起一句句俗套的话语。
  
  你甚至没有听清楚一句完整的话语,只看到眼前的人像鬼魅般若隐若现。餐桌上的大鱼大肉似乎在嘲笑你的酒量,你笑嘻嘻的伸出筷子,终于夹住一块凉拌的鸡肉,放进嘴里的那一刻,浓浓的醉意让你意识混乱。几只母鸡出现在你的脑海里。
  
  这是个你儿时的场景,地点是外婆家的屋外,那时你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孩,耳边是松风阵阵,眼前是竹叶漫舞。你坐在光滑的石头上,几只母鸡在垃圾堆里觅食,不时的啄食着,偶尔得意的咯咯长鸣一声。那种悠闲纯真的一幕,始终占据着你的大脑,你想摆脱,但是记忆却像一杯酒,充斥你的整个记忆。等酒醒后,你却不得不依靠一杯酒的温度继续苟延残喘。
  
  事实上,你是不会饮酒的,你甚至在上学路上因为一碗醪糟水醉倒路旁,酣睡过去。每当你看到酒,你提不起半点兴趣,那糟糕的味道还比不上一瓶碳酸饮料可口?
  
  如今酒远了,酒的醇香味慢慢淡去,桌旁空无一人,可你依然醉意昏沉。每天早上从起床的那一刻开始,潜藏在你记忆里的自己,就开始提酒醉饮。阳光透过锈迹斑斑的小窗,落在你萎靡的脸庞上,毫无生气可言。你拿起镜子,镜子中出现一张惨白的脸,你笑了笑,用五根手指梳理了下凌乱的头发。
  
  突然,你停顿了下来,表情被定格在镜子里。你的情绪一下子低沉了起来,这种莫名的伤感让你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是啊!数年光阴眨眼逝去,而你依然停留在某个记忆片段。
  
  是啊!有时候连你自己都无法看清自己。你知道自己茫然,你选择了默认,但偶尔的情感冷漠让你痛心不已。实际上,你不会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从而给自己造成一种散漫的性格。有时你也会欺骗自己说:“这不过是种自己生活洒脱的姿态。”
  
  酒不醉人人自醉。大千世界,喝醉的人何其多,但愿意醒来的又有几个?整日浑浑噩噩,为生活奔波,到头来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酒入尘埃,诗意情怀。醉此生,换一轮明月,醒一时,添花好月圆。
  
  到此时,酒瓶空空,一杯酒的温度渐渐冷却。你的灵魂顿感虚无,你像条金鱼游荡在一只空杯里。杯子沾满灰尘,偌大的房间里,你只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你摇着尾巴,在干燥的空气中垂死挣扎。
  
  屋外就是池塘,可你离池塘太遥远。院子里,孩子们荡秋千的嬉闹声传进你的耳里。你哭了,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因为你发现,你不过是个孩子。
  
  曾几何时,你不过是想坐在院子里,种种花草,看看书,那番闲情逸致足够令你向往。但是一杯酒的温度太冷,人群站在河的对岸。游过去吗?不,你应该当着众人的面,喝下另一杯酒。
  
  后记:写得太乱。好久不写了,遣词造句有些生疏了,更为恼火的是,想表达的东西太散。见谅!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于成都,竹鸿初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