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何时飞 15.

作者:池莲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7-08-04 01:00 阅读:

  阿钰哥:
  
  我忘记告诉你啦,在我最痛苦得不能再痛苦得的日日夜夜里,唐姐对我真是无微不至的关怀有加,她为了将我从悲惨的世界里拯救出来,千方百计、寝忘食地为我寻找能取代欧阳的男朋友,令我十分感动,只好不情愿地同意去见她给我介绍的一位解放军同志,他是个广东人,中山大学毕业分配在大连海军院校当教员,比我大5岁,个子不很高,白白净净,浓眉大眼,是个典型的南方人。还没等我们说什么,邻家大妈就喜笑颜开地说:“真有夫妻相,一定能成。”弄得我们哭笑不得,很不好意思......就这样,我们相识相处了,他是个不善言辞却十分有主见的人,显然,我和欧阳的事他都清楚,因为我将与欧阳的事说给他听时,他默默地听、细细地想,最后只说了一句:“我会向欧阳学习的.”正是这句平淡如水的话,象和风雨露一样,使我久旱干裂的心田得以滋润浇灌、翻新垂绿......
  
  我们相识只有三个月,就结婚啦,没有隆重的婚礼,也没有盛大的宴会,在那炮火连天的岁月里,丘比特的神箭将只有纯洁、善良、务实、真诚的两颗心紧紧地穿在了一起,他真的是一个让我非常敬重、爱戴的老师和兄长,我经常会默默地双手合十地向上天祷告,感谢老天爷对我这芸芸众生的小动物给与的垂爱和仁慈。
  
  在单位,他的工作无可挑剔,年年都是优秀工作者,谁都说他是个兢兢业业的老黄牛,从不与人争名夺利,从不高喊标语口号,因为1958年他就看穿了那些骗人的“美丽谎言”......所以,从此以后他的嘴巴功能只留下10%的说话余地,除了发明创造、编写教材、维修仪器、很少参与政治活动和人与人之间的无味的纷争,他把名誉地位看得很淡很淡,一次,他的主任骑车子急急忙忙到家里喊他去照相,我说可能在实验室吧?我没当回事,后来我才听说他被评为全海军优秀工作者,全国军事院校的代表披红戴花在海院开现场会议,军委及海军党委的首长要接见并留影纪念,可就是找不到我的先生。本以为他下班回来会告诉我的,谁知道老先生完全像无事一样,脱下军装,又干起木工活来了,我终于憋不住地问他:“军委首长要接见你,你跑哪里去了?”他却不屑一顾地说:“有什么好见的。”“你可是全海军优秀工作者呀,为什么不去合影呢?”“有什么好合的”......你说他这个人,别人争破头的事,他却......
  
  还有一件令当年被打成“牛鬼蛇神”的专家教授们,感慨万分、念念不忘的事足以说明老公的为人了,文革中,一些教授的大收音机被造反派怀疑藏有敌台,让他检查,老公看完后非常肯定地的回答:“没有发现”。使得的这些人免了不少折磨和痛苦。每次批斗大会召开前,他总是严厉地大喊:“快穿衣服!”“牛们”都知道要挨打了,赶紧加衣服......开会时他就站在“牛”的身旁,用手臂挡住了不少棍棒、皮鞭、拳头挟铁钉的残酷拷打......为此老公被戴上了“阶级路线觉悟不高的”帽子,赶出了看守“牛棚”......这些都是老教授们后来在欢送老公调广州工作的会上说的真心话。
  
  更有一件事至今让我羞愧难当,有年春节,海政歌舞团来慰问演出,我们坐下后,我拿出一块糖无意地将糖纸丢在了地下,他悄悄地对我说:“快捡起来”我却不以为然地说:“看完再捡”谁知演出完起身时我不记得了,抬腿就要走,可老公却弯下身去将糖纸捡了起来,我当时真想钻进地里面去呀......
  
  阿钰哥:这就是他的人品,你说如何?
  
  好啦,下次我再和你说说他是怎样对我及我们的家好吗?
  
  再见!又一个立春时节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