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爱? 就是爱和被爱。

作者:张兴旺 来源: 文章阅读网 时间: 2017-08-04 00:26 阅读:

  这是一年的最后几个小时,也是朋友的生日。朋友包了场,其他人都在饮酒。空荡荡的网络吧台就这么一台电脑亮着。这个楼层的服务员都聚集在演艺池周围,荧光屏与旋转灯也在相互对应的闪烁着, 鼠标也跳跃着和舞台灯一样的红蓝色。 戴上耳机后,那音乐的世界就将我隔离,这外面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靠在沙发椅,摆弄着舒服的姿势,习惯性的把手机放在左手边,右手调试着鼠标 。

  这是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朋友从不劝她酒。 因为她曾经对朋友说,酒好喝吗?酒好喝。为什么好喝?因为酒难喝。多少次她搀扶着朋友最后一个从酒桌上爬起来,多少次她搀扶着朋友第一个从演艺城里走出来。朋友曾对她说。 酒精可以麻痹一个人,麻痹到连自己也忘掉,更别提那些痛楚了,但是麻痹之后却是更加的痛楚。因为那颗坚强的心也被麻痹了,变得无比脆弱,变得非常依赖。酒精也可以唤醒一个人,高度的兴奋,情绪的张扬,变得对所有都不顾一切。

  一瓶酒被喝干是因为干了一杯;一整箱酒被喝干是因为一整瓶酒被喝干;一桌子的情绪高昂是因为一个人端起了酒杯; 整个场子的高昂是因为有一张桌子的高昂。人是情绪动物,而酒恰恰是情绪的产物,往往人就成了情绪的猎物。当你的被情绪冲昏时,你不得不为你的情绪付出代价,原来情绪的背后全是的。你还是你,你不是太阳,你没有那么耀眼。你也不是尘埃,因为你有你的灿烂,哪怕是折射着太阳的光芒。

  反恐精英的沙漠战场,一把 SVD 蹲守在隧道的堂口。她喜欢北极复仇者这个人物,喜欢他俏皮的墨镜,喜欢他那桀骜不驯的贝雷帽。屏幕的右上角含笑饮砒霜这个名字不断滚动着。又有几个对手跪倒在她牟利的枪口之下,系统提示148比0。这个天文战损比换做别人早就兴奋得不得了,她依旧腾出左手大拇指和食指画成手枪的姿势拖着嘴角和眉框。她依旧能够坦然,她依旧浅浅的笑,就像端起一碗砒霜那份悠然。又一轮进攻,突然间砰的一声响,脖子一凉,与此同时隧道口的那一端 AWP 一声闷响。她被对手狙杀,手捂着胸口倒地。

  148比1。 她抚摸着微湿的脖颈回身瞧去,是风催开了窗口。她回过身屁股坠在沙发上,摘下耳机,轻叹道。“原来穿堂而过的不仅仅是子弹,还有风”。手机响了最后几个长音。是一条短信进来了,短信响了好一阵子了,她喜欢听钢琴的声音,所以选择了一首很长的曲子作铃音。 最后的长音就是结尾了。因为她最爱的就是这首曲子,把它设为短信铃音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的短信远远多于电话,就像 148比1 的战损比一样。

  会是谁呢?他们都在喝酒,她放下鼠标捧着手机读起来,这么晚了会是谁呢?越发狐疑。

  号码是一串数字,熟悉而又陌生的数字。今晚大雪,八级风,外面冷早点回家吧!明天是新年,给你织了件漂亮的红毛衣。最终荧光屏的绚烂遮掩住了手机的微弱。 40分钟过去了,一切结束了, 148比2。 队友们纷纷发来祝贺。手心里捧着手机,眼睛却盯着荧光屏,难道我对游戏中的他们比对这串号码熟悉吗?我的手机里存满了红尘,满了寂寞,满了世界,却偏偏没有给这串数字留一个地方。她竭斯底里了,不是叫喊,而是沉默,竭斯底里的沉默。

  她有自己的情感,她对朋友的生日聚会不是冷漠,而是深深地期盼。是一种羡慕,是一种向往,是一种奢望,她感觉到世界离她好远。她多么希望生日的主角是自己啊,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而她却距离这些很遥远。只有面对显示屏的时候,陌生人开始闯入了她的生活,她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真正主宰了自己的世界,她的哭她的笑都有人在一旁聆听,她开始沉醉了。

  使人能够短暂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有三种,酒精,毒品,还有睡觉。她深深地沉醉在自己酿的酒里,难以自拔。

  她迈步窗前俯瞰灯火下的世界,天地笼统。风穿透了胸膛,凉凉的气息顺着每条血管游走,合上窗户给这个朋友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径直下楼,她裹紧了毛茸茸的编花帽,尽量使自己暖和些,闭上眼睛,旋转着走,双手接着飘零的雪花,睁着眼睛的时候她很熟悉的繁华,闭上眼睛之后却是如此静谧,不过路灯会穿透雪花盲障穿透眼皮,射头心里,因为光是热的,是暖的,沿着光标划的路线,她的身子逐渐的暖和起来。

  她速速的摸过去,抱住了它,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站牌啊。她抚摸着它的边边角角,搂住了。任凭呼啸而过的车一辆一辆的过去。把冻得发麻的脸蛋在站牌上来回蹭着,就像小猫一样,享受着这份静谧。这份暖意,她睁开眼睛,沿着车辙一蹦一跳的往家里赶,就像小兔子一样。

  在离家最近的花坛边上,她停了下来,她不止一次想做一个好孩子,也不止一次比一次变得更离谱,不止一次更加的恨自己,到底是什么原因,她也不清楚,天真么?孤独么?没有人理解么?算了别再为自己找借口了,请问你天真过么?请问在空荡荡的餐桌前,谁比谁更加孤独?你有试着理解别人么?越发觉得自己好笑,却是自己用来折磨别人的手段如今自己受着这般折磨。

  她摸出钱包抽出网吧的会员卡,在花坛雪的中间挖了一个深深地坑,把它埋进去,然后一点一点的扒好雪覆盖上,最后 留下一个浅浅的唇印。

  她回家了,她知道自己放不下,她还会回来拿它的,只是那时候可不是这种心态了。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 活是为了寻找爱的证据。

  什么是爱? 就是爱和被爱。最陌生的熟悉人爱着你,而你却爱着最熟悉的陌生人。最难的不是忘记,而是从新开始,最珍贵的不是你拼命去得到的那个,而是拼命想得到你的那个!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