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远,恰似经年。

作者:苏静安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6-11-09 13:21 阅读:

  来时无语,去无声,一辈子,是场修行。
  
  ---文/苏静安
  
  时常梦见故乡,家门前那棵粗壮的老榆树。在儿时的每个春天里都如约绿盘枝头。母亲说,春天的榆树叶蒸炒起来是可口的美物,虽然我从未尝过,但丝毫不影响我对它的爱。榆树是和屋前屋后连成一片的竹林,四季翠绿。风吹来时,左摇右摆,哗啦啦的响着,唱着。父亲喜欢花草,总是在门两旁种着,闲来无事时便要去侍弄一番。母亲笑他,年纪越大反而越像个孩子了。也许是情怀,也许是身处在车水马龙的城市,我愈发向往童年的故乡,愈发怀念伴着日出和黄昏的夕阳。看似繁华拥挤的城市,满是孤寂。在每个风花雪月的背后,满目疮痍。
  
  也曾在辉煌的灯火里爱过几个人,多少都有相像之处,像他的眉,像他的眼,却也都左右不过开始和结束。如同昏黄的路灯带着绵绵细雨,却也留不住撑伞的路人。一个从始至终,一个终究要走,本就殊途,又何来同归。兜兜转转,几经之后,我更喜欢一个相处,与我的书,我的花,我的草,我的旧时光,共度余生。
  
  莫名的喜欢老宅院,就像爱一个禅心似琴,不食人间烟火的故人。在云卷云舒的光阴里,我只愿打坐在庭前花落处,支起炭炉,烹水煮茶,在一瓣落花里看尽沧桑。时境过迁的岁月,光怪陆离的人世,终究也都敌不过我的草木长情。
  
  越来越喜欢一个人,自由,且云淡风轻。就像曾经没有理由的喜欢那个人一样喜欢自己。时隔三年,我到底还是要和我的文字为伴。记得初写文章,只是梦想自己要当一个作家。可是啊,这尘世总是诸多牵绊,弱水三千,彼岸沧海,哪有人真的可以不为幽梦所动。等到饮过清欢,尝过岁月,才记起初心,好在还能流泪,好在回头还不晚。
  
  结尾想起去年今日,我在寺院里打坐焚香,聆听梵唱,银杏树的叶子,伴着烟雾悄然飘洒,我双手合十,心中默念:往昔岁月,尽皆欢喜,日后岁月,尽皆礼赞。
  
  PS:我回来了,觉得写起来比以前吃力,也不如以前了,但我会努力的,这个小短篇就当是开始,谢谢。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