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春亮民间中医推拿整骨师傅写给儿女们的一封信...

  •     傍晚,街上的行人稀少,狂风肆虐,秋雨滂沱。    一阵阵微弱的婴儿啼哭声,把刚刚从工地上下班回家的吴永军从跑出去十几步远的地方拽了回来。    出于好奇心他跑回来四处寻找声源,奇怪的是此时婴儿的啼哭声戛然而止,只有雨打路面的噼啪声。    吴永军找了一大頓一无所获。他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于是转身刚要走,    那婴儿的啼哭声又出现了。    他竖起耳朵仔细辨听着声音,觉得那哭声像是从路对面垃圾箱附近传出来的,跑过去一看,在垃圾箱后面有一个已被雨水打湿变囊了的纸壳箱,里面躺着一个婴儿,小脸蛋微微红紫...

  •   今天,我又遇到小区那个捡垃圾的老太太了,在大街公交汽车站边,她依旧弯着再也不能弯的腰,拉着她那辆沉重的架子车,不时停下来翻看垃圾筒,寻找着那些可以回收的垃圾,一头短白发零乱地在风中飘动着,显得更加沧桑与悲凉……    已经有好几天不见老太太了,我还纳闷着:她会不会生病了,或者去了女儿家,或者……但她终于出现了,依旧是那副老态龙钟的样子,我的心里坦然多了……    老太太七十岁左右,看上去更像八十多了,腰弯得不能再弯了,头发白的不能再白了。她是省军区一个职工的老伴,在青海生活了一辈子。她不是青海人,但一...

  •   打开窗,扑面而来的寒气不禁打了个寒战,天鹅绒般的雪花飘进屋里,外面的世界一片银装素裹,一片雪花落入掌心,冰冰的,凉凉的,融化成点点儿的水滴。世界被冰封,记忆却在苏醒。    小时候同样相似的雪天,坐在妈妈的怀里,“妈妈,看,好大的雪,好漂亮啊”。妈妈只是笑笑摸摸我的额头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啊......”    从前,在偏远的小镇上住着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孩儿,小镇上的街坊邻居都亲如一家,夜不闭户,宁静而安详。可是一场大雪,打破了所有祥和与希望。    温度骤降,大雪连续下了三天三夜,从未停歇。小...

  •   在某大城市,一到星期六、日,为大龄子女发愁的父母亲,就涌向了市中心的一个公园,成了众人皆知的婚姻介绍所。随着人流的增多,也开始有点变味。这不,除了找对象的人,小贩也都“挤”进了这个大圆盘,就连小贩也来凑热闹。    这天,我正好路过此地,凭着好奇心来到了这个公园凑凑热闹。公园中间的大圆盘和周围的几条道路都挤满了人,帮孩子相对象的父母占了绝大多数,但也有给自己找老伴的,粗略统计一下,足有近千人。可能正是瞧准了这里每周末庞大的固定人群,不少小贩也在这里寻找商机。    穿过拥挤的人群,我走到一个窄窄的角落...

  • 有两个小朋友,一个叫兵兵,一个叫小宇,本来互不相识,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他们都痛失亲人,地震后,兵兵爸爸和小宇妈妈结婚,组成了一个新家,兵兵和小宇就成了在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 这个周末,小宇妈妈回娘家去了,恰好兵兵奶奶从乡下来城里看孙子,...

  • 儿子在家削苹果时,不慎割破了手指,流了不少血,女人心急如焚,幸好她知道隔壁那栋楼的六楼有一家私人诊所。她让儿子在家里等她,她要去买些止血消炎的药。 刚拐过墙角,眼见着电梯门就要合上。女人慌忙喊了一声等等我,便提了长裙,快跑着挤了进来。电梯内...

  • 有个朋友爱吃水爆肚,经常拽着我在哈尔滨的大街小巷寻找回民餐馆挨家试吃。后来被他找着一家,就在经纬街上,门面不大,卫生条件也让人不敢恭维,不过爆肚确实做得很地道。一段时间里,我们经常去那饕餮一番。 那是去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们两个又坐在那个小...

  • 张大壮是个有血有肉的热血汉子,最爱打抱不平,助人为乐。 这一天,他走在大街上,突然听见有人喊抓贼,他一听,精神一震,顺着声音就追了过去。贼是个个子矮小的男人,抱着抢来的包,拼命的跑。 贼本来是可以逃脱的,可是偏偏遇见了张大壮,他的个性就是不...

  • 电话仍然没有人接,我不知道母亲一个人会如何去承担那么巨大的伤痛。二月二十,一个让我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日子。这一天,父亲含泪离开了人世。没有来得及和父亲告别,也成为我今生永远也无法弥补的缺憾。 向着家乡的方向,父亲安葬之所,我六鞠躬。前三鞠躬,...

总:70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