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一尺素 qq 15509632841“喂,小米,我们明天去逛街吧,去吃长沙臭豆腐,吃小龙虾,买茶颜悦色,买粒上皇,去逛优衣库,以纯也要看看……”“哎等等,叶子,你怎么了,失恋了?”我有点懵,叶子从来都是逛淘宝的,连纸巾都要网购,今天抽风了。“我是为你好,相信我。”叶子一本正经的和我通话,还真有点不习惯。“到底怎么了,不说清楚我不去。”叶子知道我的脾气,我说到做到。“你还不知道吧,凯峰,他……他明天结婚。”耳边好像隐约响起,凯峰两年前和我分手说的话“我会一直等……”夏天的星空很美,最亮的那颗一闪一闪地,...

  • 无数次回眸,千百回等待,徘徊于红尘,九次的轮回换来一无所有。懵懂之前,我为你挖空心思,我为你孤枕难眠;情动之后,想你在爱情的起点,等你于世界的尽头。如果这一生我们可以有幸遇见,那么请永远永远都不要说再见......精灵本没有情感,因为他不是世间的生灵,猫为爱舍己感动了精灵,精灵不愿看到猫在世上消亡,精灵给了猫一个属于它的世界,这个世界里,猫可以选择属于他的爱情,可以活出属于它的生活。与蝴蝶不同,蝴蝶是失去记忆的转世,最终错过一生厮守;而猫带着记忆......风华正茂的少年横空出世,正赶上一个夏季。少年在校...

  •   我不是林黛玉,你也不是贾宝玉    文/布衣粗食    1.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是在桂林山水之间的刘姥姥大观园。这里虽不能和《红楼梦》里的大观园比美,但或多或少有了一点穿越到清朝盛年的感觉。    彼时,她和两个姐妹打扮成黛玉的样子,斜靠着一棵大榕树,拍摄照片。他只是匆匆过客,但止不住多看了她一眼,眉目清秀,倔强而忧郁。    “你这个姿势和表情不对,那时候的黛玉是低眉妩媚,娇羞多情”,处于对摄影的爱好,他上前教她摆弄姿势。    果然,小小的调整,让她鹤立鸡群,美丽呼之欲出。照片从快速打印机缓...

  • 打工妹细珠

    2017-06-18

      细珠出生在工人家庭,高考失利,不得不进了一所职校,学金融专业,虽然,直到毕业那天,她对金融行业也是一知半解,但却引起了她对金银珠宝的极大兴趣。正因此,她毕业后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珠宝店的导购员。上班后,细珠发现,珠宝店里的导购员都是年轻女人,个个气质高雅,身材魔鬼,打扮时髦,相形之下,她就是十足的灰姑娘。细珠可不愿当一辈子灰姑娘,她要找到那双属于灰姑娘的神奇的水晶鞋。幸运的是,细珠青春无敌,还生了一双芊芊玉手,不胖不瘦,洁白无瑕,很快独具慧眼的店长让细珠做了手模,工资翻了一番不说,还可以免费试戴各种戒指...

  •   前几天,小张从一起打工的一位朋友那里听了一个故事,小张觉得很有意思,希望能与更多的人分享。    十堰郧西有个年轻人,急着去临乡相亲,先前因家贫相过好几次亲都吹了,这次想绷绷脸面,买不起当地产的名贵绿松石手串,他就临时跟熟人借了串戴在手腕上。    当地戴贵重手串的人称得上是凤毛麟角。小伙子聪明勤快,还戴着名贵的绿松石手串,表明家境殷实,女孩子的家人兴许冲这很快同意了这门亲事。    关系确定后,小伙子就经常往女孩子家跑,每遇重活就抢着干,女孩子的家人都格外喜欢他。但是,不久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闹心的问题...

  • 从前

    2017-05-21

      某年、某月、某日,晴,我在从前等你......    时光如梦,恍然离下;朝花夕拾,尽是枯萎。从前,我爱你!    庄严的殿堂,洁白的婚纱,新郎绅士的将戒指戴在了新娘的无名指上,俯身亲吻了新娘的额头,随后道出一句:我爱你。新娘脸上幸福洋溢,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这个画面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那年那个酷热的夏天,我考上了省城的高中,家里父母忙于工作,抽不出时间送我到学校,我自己一人提着两大包行李坐车来到学校门口,当我把行李提下车时,我才发现自己第一次来这,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而且还有两包行李,顿时让我...

  • 南山忆

    2017-05-12

      傍晚时分,他乘着舟,沿江而上,一路坐看江畔渔火。    靠岸,身影闪动,遁入一片竹林。他的小筑旁竖着一块墓碑。    远方传来了寺庙里僧人们日复一日的晚诵。日复一日的轮回。    时常踱步到芦苇岸边的红亭里,斟一杯独酌。或者,邀这四周环抱的南山对酌。    又有什么不同。    每当远方下游的小城镇上空,弥漫起纸钱,他便暗暗心知,今夜又有人将要无眠。    想起多年前,隐居南山之前。也曾怀抱着她,一起看烟花。一起听清音雅乐。    而这一切都像是南柯一梦。遥远的如同从来没真实存在过。    天上总有一...

  •   和我的初恋分开也有两年的时间了,我是不再喜欢他了,但是在知道他再次有喜欢的人时,心里竟有淡淡的失落与忧伤。    明明已经放开了,明明已经不再在意了,为什么还会有失落,还会有忧伤呢?难道他给我下了毒,使我无法解脱?还是说我仍没有放开?    在这两年里,有一年,我会经常在学校里看见他,然后视线会忍不住看向他,还会故意大声说话,我的大脑对我说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证明我过的很好;而我的心却对我说我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让他能注意到我。但我一直都自欺欺人的选择相信前者,直到有一次,朋友问我是不是还喜欢着他,因为每...

  •   ---01---  所有的陪伴都是最长情的告白。  前几天许久不见的老友波哥给我打电话,跟我倾诉了他这段时间的情感经历,跟我声嘶力竭的讲述着女朋友的残忍离开,讲述着女朋友是如何跟着新欢走进婚姻的幸福之门……  波哥是我的发小,从小就拥有着一张刘德华的脸,英俊潇洒。  从高中开始便有无数的女同学花痴般的投入他的怀抱,那个时候的我是羡慕嫉妒外加恨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波哥大学的时候认识了王小姐,王小姐花容月貌,对波哥百依百顺。每天王小姐都会陪伴在波哥的左右,那一年的大学校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

  • 离落下

    2017-04-19

      洞外此时夜色微凉,阵阵冷风吹拂着树叶刷刷作响,离落在几个山头采完药草,捣碎替他敷上,当晚,并未醒来。离落不禁疑惑是自己的方法不对吗?昏沉沉的受到天明,清晨,霜打的露珠挂在草尖上欲垂欲滴,离落决定再次去采一些草药,配上自己给他灌输的灵力,应该可以醒来。    回到洞口时,洞内一片嘈杂。离落满是惊疑,扔下草药就准备往里走,但洞内传来焦急的声音,    “快,快把世子扶起来。你,快回去告诉老夫人,说已找到世子,让老夫人找好大夫等我们回去。”    离落一听,应该是男子哪边的人,便止住了脚,也好,放在这里终究...

总:154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